微信多开
发帖

遏怎么读(遏怎么读拼音)

作者 : 骑蜗牛踩蚂蚁 发布时间: 2021-10-28 12:29 文章热度:3 字体:
  • 文章介绍
  •   乾隆五十八年(1793),深秋的某一天,有一艘商船在乍浦港启航了,且青史留名。

      这艘船正是南京王开泰的“寅贰号”,船上带了67种图书,前往日本。

      而让历史记住它的,是其中的第61种图书——《红楼梦》,这本《红楼梦》,比俄国人带走的那套不完整的《石头记》,要早了差不多40年。

      据日本著名红学家伊藤漱平先生考证:一直在长崎从事清日贸易的日本富商村上家的私人文书中有一本记载货物的“差出帐”,其中记到:宽政癸丑五年(公元1793年)十一月二十三日有船由浙江乍浦港启航,十二月九日抵长崎。

      在“寅二番南京船”栏下,有“船主王开表,唐人八拾人”的舶载品目录中有“《红楼梦》九部十八套”的记载。

      这是到目前为止,在红学史研究文献中,《红楼梦》传至海外,走向世界的最早记录。

      “差出帐”中所提“九部十八套”的“套”,应是指套装线装书的布制函。按百二十回的程本系统,每册五回,每部24册,每12册作一函套。九部《红楼梦》线装书正好十八套。

      《红楼梦》如何从乍浦走向全球

      

      乍浦,地处钱塘江之北,依九龙山为伴,面向大海,自古以来就是内地海航之佳地,独具河海联运之特色,为历代政府所重视。

      

      唐贞元五年(公元789年)政府设乍浦下场榷盐官,唐会昌四年(公元844年)政府置乍浦镇遏使,宋淳祐六年(公元1246年)设乍浦市舶提举司,元朝时又设乍浦务和市舶司,专事海内外贸易。

      于1627年刊刻的明代《平湖县志》上对乍浦有这样的表述;“乍浦所,县东南二十七里,镇海上。宋元时番舶辏集,居民互市。”

      由于乍浦港所处的地利,其海内外贸易地位也日显突出。随着海内外经贸的发展,中外文化交流也日益发展,在历史上留下了许多有意义的记载。

      19世纪时乍浦地方上有名的诗集《乍浦集咏》,其中有一首是高士奇写的“茶花诗”。

      诗前有序云:“海航载日本东洋茶花,有红白二种。红者正赤,千叶;白者花大如碗,中含金粟,与花瓣相错,开久微红,真异种也。诗以纪事。”

      这诗序具体地反映了乍浦地区和日本在民间很早就有了花事交流。花事是这样,文事、书事又何尝不是如此!

      

      纪念碑位于乍浦港附近的海红亭 摄影:吕丹妮

      《红楼梦》最早从乍浦走向世界也正是占了乍浦港优越的地利和天时之故。

      中日文化什么时候连通了血脉?

      

      翻阅日本现存的文献,最早的记载大概是,应神天皇命令百济国(当时朝鲜半岛有高句丽、百济、新罗三个国家,百济位于西南部)献上贤能的人——百济献上的贤人就是王仁,随他献上的有《论语》《千字文》(非今传版本)。

      这个资料说明了在应神天皇时期,也就是晋朝,汉籍已传入了日本。

      不过,另外的资料却记载了应神天皇时期,汉灵帝的曾孙曾经率领他的不少子民归附应神天皇;仁德天皇(应神天皇的长子)时,也曾聚集近两万的汉人归附自己。

      无论如何,日本因此受到了不小的影响,这点事确凿的,因为史书早已将这个影响“记录”下来。

      

      就如日本史书记载的仁德天皇的一件事。

      有一天,仁德天皇登高望远,看到百姓的屋顶炊烟稀疏,便得知他们五谷不丰,生活贫困,他于是下诏免除了百姓三年的课役。

      三年后,天皇登台向远处望去,看见烟气多起。这一天他对皇后说:“我已经很富裕了,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皇后问道:“为什么富裕呢?”

      天皇说:“满国都是炊烟,可见百姓已经富裕了!”

      皇后说:“皇宫的围墙坏了 不能修,宫殿破得衣被都露出来了,这样也叫作富裕吗?”

      天皇说:“上天立下君主,是为了百姓,君主以百姓为本……百姓贫困,我就贫困;百姓富有,那么我就富有。没有百姓富了,君主却贫困的。”

      仁德天皇所说的“百姓贫之,则朕贫也;百姓富之,则朕富也”,不正是《论语·颜渊篇》中的“百姓足,君孰与不足;百姓不足,君孰与足”吗?

      

      △仁德天皇

      诸如此类的场景实在太多,好些名场面与《左传》《史记》中的一些场景也实在太相似;这也证实了那个时期在日本的书籍已不少,且并不局限于《论语》《千字文》。

      跨越“地狱之门”的求书者

      

      唐时,中日邦交有了突破性的进展,双方的往来也更加频繁。

      据载,贞观四年(630)起,日本向中国派出遣唐使。631年,第一批遣唐使到达长安,唐太宗派刺史高表仁去日本回访。高表仁回国后,自称路过的是“地狱之门”,大谈经历的艰辛。

      这也不难理解,千年前的古人可没有我们今天这样坚固的轮船,对于出海也是个门外汉,把这么大风险的事派给高表仁,也是难为他。

      就说我们有名的鉴真大师,在百余年后6次东渡日本,足足失败了5次。其中第5次远航时,大师一行人遭遇飓风,在茫茫大海中漂流了14天,每天以生米充饥。又因为船上没有水,米咽不进,吐不出,只能用雨水解渴,几乎到了绝境,后到海南岛南端才脱离险境。

      这次东渡,因为长期的折磨,鉴真双目失明,还失去了钟爱的弟子和得力的助手。6次东渡12载光阴,死了随人36人,中途有280人退出,与鉴真大师一起登岸的,只有24人而已。

      

      可想而知,遣唐使们也要经历这“地狱之门”,才能到达大唐。据目前统计,日本在三百多年里,共派遣了19次遣唐使团,实际到达的只有13次;往返中也总有船只遇难,只有一次来去平安。

      他们如此前仆后继,执着不已,意欲何为?是像西方的来客一样,为了带走一车一车鲜艳美丽的丝绸吗?

      恰恰相反,日本使者带来的贡品是丝绸,所花费的经费也是丝绸、布帛,他们得到的钱币,常用来买了书籍带回本国。

      日本平安时代(大约是唐至南宋时期),作为最早掌握汉字和汉文化的阶层,日本贵族知识分子多以中国文明为榜样,嗜汉籍如命。

      当时,日本有位著名的学者就说,他吃完饭后,打开书本,遇到了前代的贤主汉文帝,贤师白居易,贤友竹林七贤,一天有这三遇,人生就有三乐了。日本学者对读书乐趣的描述,正可见当时他们对中国文化,对汉籍的理念。

      因了这份热爱,他们用多种方式,多种渠道,“无所不用其极”地从中国获取文献典籍。

      

      △平安时期的汉籍被称为“唐钞本”

      8世纪的吉备真备,是日本政坛和文坛上的名人,他曾随遣唐使团来到中国,学习经史十余年;回国后又来了第二次。

      这两次,他不停地在寻觅、搜集各类汉籍,甚至为了获得《东观汉纪》的一个完整本子,在唐国到处寻访。虽然最终没有求到,不过,吉备真备毕竟也算携带了两个版本的《东观汉记》回国,并为从中国带回的典籍,编著了厚厚的目录,这量可不少!

      还有一条趣闻,因为战乱,中国的不少典籍毁于战火,吴越王弘俶为了一本书,曾令往日商人到日本搜集、购买这本书,可见传日汉籍是何其多!而到清代时,商贸不止,有位海商甚至说,中国运到长崎的典籍,已经占了本国所有的“十之七八”!

      日本豆腐离不开中国碱水

      如日本的史学家内藤湖南所说:“日本民族在未与中国文化接触以前是一锅豆浆,中国文化就像碱水一样,日本民族和中国文化接触就成了豆腐。”我们不用从方方面面展开论述,单看几件小小的事物就可了解这句话的含义。

      中国的围棋最早见于春秋战国时期,到了唐时,文娱生活非常活跃,其中一项就是下围棋,而这也少不了遣唐使们的身影。比如学问僧弁正来唐后,能下一手好棋,还与尚在藩邸时的唐玄宗对弈过。

      平安时期有两位天皇在执政时,盛行围棋,还曾让侍臣对弈,胜者有赏赐,负者要罚酒。

      正仓院的珍宝中,也有不少围棋局,其中一副,以紫檀木为原料,纵横十九道都由象牙镶嵌着,据说是中国制的,是圣武天皇的遗物。

      后来围棋传到民间,同样受到平民的喜爱。有个叫仙荣的棋迷,因为专心对弈,甚至连亲人将死都不肯回去送终。

      

      △日本动漫《棋魂》中就有原型为棋师的角色

      在习俗方面,中国古代在端午节时有浴兰汤的习俗,用来驱邪禳灾,“浴兰汤兮沐芳,华采衣兮若英”,屈原在《九歌·云中君》中的第一句说的就是这个。

      日本仁德天皇在五月曾下诏让臣子们献菖蒲,可见以菖蒲驱邪的习俗在日本也早有流传。

      我国古代还流行在端午那天,去野外采药草,受此影响,日本把五月五日定为“猎药草日”,推古天皇在一年的五月五日,就在群臣的簇拥下,去菟田野“猎药”,祓除毒气。

      监制 | 先宏明

      编辑 | 巫家宏

      部分图片素材整理自网络

      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删除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