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多开
发帖

怎么去海加尔(怎么去海加尔山副本)

作者 : 有心哥 发布时间: 2021-10-30 14:18 文章热度:3 字体:
  • 文章介绍
  •   

      崇文|博学|慎思|笃行

      乡居琐忆(九)

      李海山

      一条大河,自北向南,又经南北二院之间的沟口,携手一股潺潺小溪,哗啦啦奔腾向前。

      不远处是土筑的拦河大坝,自此而形成了一座库容不算很大的水库,用来引水灌溉。同时,也成了炎炎夏日,大人小孩消暑纳凉的一处绝佳泳池。这也是我童年和青少年时代,涉足光顾最多的地方。

      碧波荡漾,岸柳成荫。水库左岸高出水面的沙土地上,种着一片集体的红薯,正在旺盛地生长。挤挤挨挨的绿叶密不透风。右侧的河岸,弯弯曲曲,岸边的水里不远不近,分布着一些大小不一十分光滑的各种颜色的石头。这是女人们在河边捶打衣服时用的。在她们身后的草坪上,晾晒着花花绿绿的被面、床单、枕巾等刚刚洗出的衣物。光着屁股的小孩,站在靠近大人的水里,开心地嬉戏、打闹,并不时发出一声声尖叫。

      夏天的水库,是儿童的天堂。吃过中午饭,上学之前,孩子们便不约而同地直奔这里,“嗖嗖"脱掉身上穿着简单的衣服,随便往岸边的草地上一扔,光着脚,小跑着跳进了水里。水性好一点儿的,还一个扎猛,深潜水底,直到游出老远了,才露出湿淋淋的小脑袋来,冲着身后的同伴,得意洋洋地傻笑,招手,呐喊,好像这片水域的主人似的。

      跟着大一点儿的孩子,在呛过好多次水后,8岁那年,我也慢慢学会了游泳。开始时,借助一只脚蹬地,后来便不用了,蛙泳,仰泳,初步掌握。接着耳朵里、鼻孔里塞上棉花,又模仿着学会了潜水。从此,如果不是阴天下雨,几乎每天都会在水里泡上一两个小时。菩萨保佑,我们村的水库,也真是一块风水宝地。蓄水那么多年,从未发生过一起因耍水而不慎溺亡的事故。而附近的水库,则时不时传来这样不幸的噩耗。想起来,我们村的孩子真是幸运。

      记不起,这条河是在哪一年断了流。昔日的拦河坝,如今也成了车辆来来往往尘土飞扬的一条沙石大道。曾经的水库种满了庄稼,低洼处则成了难得的湿地。蒲草没人,偶尔有群野鸭“扑棱棱"从中惊飞。每天晨练从此经过,我都要带着我的两条小狗,在此驻足。看着这块开满野花的湿地,我思绪万千。仿佛又想起了当年和小伙伴们水中大战,在此游泳的一幕又一幕情景。童心可鉴,那是一段多么快乐的年华!

      美好的事物,总是稍纵即逝。置身其中,尚不懂得好好珍惜。当某一天,忽然幡然醒悟,回头欲看,却又遍寻不见,徒有感叹。其实,摧毁这些美好东西的罪魁祸首,恰恰正是由于我们的贪婪、无知和鲁莽!

      鱼游水中,鸟栖树林。万物生存,皆有家园。和谐共存,鸟语花香。人类的活动,也不能一家独大,独善其身;更不能一味折腾,肆意妄为。高楼林立,大桥纵横,车轮滚滚,霓虹闪闪,固然是现代化城市的标配。但湿地处处,林茂草盛,小桥流水,鸡鸣犬吠的乡村,也绝不仅仅是可有可无的点缀!城乡互补,共同富裕,共享繁荣,才是人人憧憬翘首以待的美好未来!

      "爷爷,我想玩土!"

      “奶奶,带我找小朋友玩!"

      不满四岁的小孙女,回到乡下找爷爷奶奶来住几天。天真无邪的孩子,不时提出这样那样的要求,有时竟让我们茫然无措。土,倒好找,院子里就有现成堆放的。可小朋友呢?左邻右舍,几乎都是清一色的五十岁开外的老头、半老头,哪里还有与她同年的孩子?小孙女的确给我们出了一道一时难以破解的难题。这与儿时的我们小朋友众多,招之即来,截然相反。

      拉着小孙女的手,在村中的街道上漫无目的地走着。我不知道该带她到哪里找谁去玩。我更不知道将来她们的乡愁故事从何讲起?

      但愿,但愿我这是梦呓,我这是故作多情,杞人忧天。

      2021年8月28日

      

      李海山,山西省原平市人,1964年出生,毕业于雁北师范学院(现大同大学)中文系,宁武县在职教师。曾度过四载火热的军营生活。自幼酷爱文学,曾在报刊杂志发表诗歌,散文,新闻报道等作品。其所作《心曲》一诗,被收入《马作楫文集》;演讲诗《战土的骄傲》被选送师政治部。